中英兩國“黃金時代”已結束?劉曉明大使這樣說

2020-08-05 07:51:00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新聞1+1丨中英兩國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嗎?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英國又成為新聞中高頻率出現的國度。目前中英兩國的關系處在什么樣的狀況?中英兩國的“黃金時代”是否已經結束?8月4日,《新聞1+1》白巖松連線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對中英關系的一系列問題作出解答。

  英國防疫情況處在什么樣的階段,安全度增加了嗎?

  英國的防控措施還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最近有些反彈,特別是在一些大中城市,二十多個城市出現了反彈,所以英國首相在周末的時候宣布推遲對一些城市解封的措施,而且要增加檢測,要求人們繼續保持社交距離。

  英國目前確診病例30多萬,在全球居于第12,歐洲排第3,但死亡病例很高,在全球排第4,在歐洲排第1,所以形勢還不容樂觀。英國政府非常擔心出現第二次暴發,所以采取了多項措施。

  轉眼又到開學季,中國留學生回得去嗎?安全嗎?

  在英留學生人數比較多,英國最大的外國留學生群體在世界排第二,僅次于美國,在歐洲排第一。現在英國對于學校的疫情防控也采取了措施,他們現在已經逐步準備在9、10月份解封部分學校,但是很多學校還要采取網上授課。部分學校也開始現場授課,學生已經陸續返校。

  航班的壓力很大。疫情暴發之前,中英之間的航班每周有168個航班,現在已經減少到每周8個航班。為了避免第二次疫情的暴發,中英兩國之間的航空部門已經采取了一些推遲解封的措施,中國駐英國大使館也與準備來英的學生保持密切聯系,隨時發布消息,給予他們必要的提醒。

  不是中國變了,而是英國變了?

  最近一段時間,中英關系確實出現了一些困難。英國媒體、西方媒體說之所以發生這樣的變化,是因為中國更加咄咄逼人,采取了很多不利于兩國關系的措施。中英關系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變化?為什么會面臨這樣的困難?到底是誰變了?是中國變了,還是英國變了?

  劉曉明表示,我的回答很清晰,英文叫loud and clear,清晰無誤,就是中國沒有變,而是英國變了。

  中英關系面臨現在的困難,責任完全在英方。劉大使從四個方面解讀了這個問題。

  第一,中國忠實的遵守《聯合國憲章》確立的基本原則,也是《國際法》、《國際關系基本準則》,也是《中英建交公報》確立的準則,就是相互尊重主權、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 我們從來沒有干涉英國的內政,是英方無端指責香港國安法,而且采取措施,停止跟香港的遣返協議,而且改變英國海外國民護照持有者的地位,而且向香港禁運所謂的武器,而且對香港推遲立法會的選舉說三道四,是由于英國干涉了中國的內部事務,干涉了香港的事務,使中英關系面臨這樣的困難。

  第二,中國致力于走和平發展道路的決心沒有變。 中國始終堅持于走和平發展道路,中國無意挑戰誰、威脅誰和取代誰,只想把中國自己的事情辦好,讓中國人民活得更幸福、更健康。恰恰是英國一些政客挑起了所謂的“中國威脅論”,把中國指責為是一個潛在的敵對國家,要叫囂跟中國徹底脫歐,甚至叫囂要對中國發起新的冷戰,所以這些英國政客、這些反華勢力、這些“冷戰斗士”,惡化了、毒化了中英關系的氣氛。

  第三,中國忠實履行了自己的國際義務。 他們有些人講,中國不遵守《中英聯合聲明》,搞香港國安法,違反了中國應該承擔的國際義務。恰恰相反。今年是聯合國成立75周年,中國是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簽字的國家。75年來,中國已經加入了100多個國際組織,簽署了500多個多邊條約,中國沒有從一個這樣的條約和組織撤退、撤離、退群、撤約。相反,中國忠實履行了這些義務,而英國恰恰相反,違反了它應當承擔的國際義務,違反了國際法基本準則,而且違反了1984年中英之間簽署的諒解備忘錄,就是改變對英國在海外公民護照持有者的地位,而且宣布無限終止跟香港的遣返罪犯的協議等等。恰恰是英國違反了協議。

  第四,中國始終致力于跟英國建立伙伴關系,沒有把英國看作是中國的威脅。 恰恰英國改變了中英關系的定位,把中國看作是潛在的威脅、潛在的挑戰。華為這件事情就是很突出的例子,所以華為的問題不是一個簡單的英國如何對待中國企業的問題,實際上是英國如何看待和對待中國的問題。是把中國看作機遇,還是看作是威脅,是把中國看作是伙伴,還是看作是對手這樣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由于英國的這些變化,導致了中英關系現在出現的困難,責任完全在英方。

  英國對華為的政策出現了重大的改變,是跟隨美國的抉擇?

  英國對待華為的問題不是一個簡單對待一家英國公司的問題,而是它怎么對待中國的問題。

  英國一些官員講,英國禁用華為是由于受到美國制裁的原因。他是從技術層解讀這個問題,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在英國決定禁用華為之后,美國領導人爭先恐后搶功。有的說,我一直在說服英國不要用華為,同時又向英國表示祝賀,說干得漂亮,就是應該這么干。明眼人一下就可以看出來,外部有強大的壓力。華為這個問題,英國人確實應該把它想明白。

  英國禁用華為之后,劉大使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拒絕華為就是拒絕機遇,拒絕華為就是拒絕發展,拒絕華為就是拒絕未來”。華為是5G的領軍者,英國拒絕跟華為合作,就是拒絕在5G的領域發揮領軍作用。第一次工業革命,英國是引領者。現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以5G作為標志性的基礎設施的建設。

  英國拒絕了華為,英國就可能成為第四次革命的落伍者,失去這樣發展的機遇,拒絕跟中國公司合作,就是拒絕跟中國分享中國發展的紅利。

  如果英國拒絕華為,它的5G建設將推遲兩到三年。過去華為是一家在深圳起家的公司,改革開放初期,小平同志特別贊賞的一句話,就是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5G建設推遲兩到三年意味著,你在搞5G的時候,6G就出來了。

  英國首相有一個宏偉的計劃:到2025年要5G全覆蓋。華為能幫他實現這個目標,如果推遲兩到三年就不知道是什么后果,而且費用成本都有增加。英國人是很聰明的,但是英國人為什么花更多的錢買更差的產品?它拒絕華為就是拒絕了發展,最后拒絕了未來。因為5G不光是通訊、電訊,它包括了我們未來生活的方方面面,智慧城市、智慧醫療……從湖北抗疫就能看出,5G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遠程醫療、方艙醫院的全覆蓋,特別對醫護人員的保護,5G發揮很重要的作用。

  從1997年到現在,英國還不相信香港已經回歸中國了嗎?

  英國確實有一些人殖民心態很重,他們身體已經進入了21世紀,但是腦袋還是停留在殖民時期。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英國的末代港獨彭定康,只要香港有什么風吹草動,他都要出來講話。他忘記了是誰給他任命英國的末代港獨,誰把他選了上去。根本沒有選舉,回歸前香港有什么民主可言?英國的港獨都是英國政府任命,回歸以后,香港民眾享有了前所未有的民主,他們選了出五任特首,這是非常明顯的反差、對比。英國有一些政客,還有很沉重的殖民心態,不愿意接受香港已經回歸中國這樣一個事實,不愿意接受香港已經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

  另外,英國政府也還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經常拿《中英聯合聲明》來說事,覺得它有責任、有義務監督中國政府。我們明確告訴他《中英聯合聲明》里面1137個字,88個條款,3個附件,沒有一個字授予英國對香港有所謂的監督權和所謂任何的責任,《中英聯合聲明》關于英國這一部分隨著香港的回歸已經完成,而且《中英聯合聲明》里,中國政府闡述的政策是單方面宣布,一國兩制的承諾已經寫入基本法并實施,跟《中英聯合聲明》沒有任何關系。英國自己的位置沒有擺對,所以不斷用聯合聲明來說事,來指責中國。

  關于香港國安法以及華為問題的文章,為什么英國主流媒體不予刊發?

  第一,在英國不存在所謂西方標榜的新聞自由。 它有誣蔑你的自由,有誹謗你的自由,但是沒有你駁斥和答辯的自由。它的報紙上登了很多對中國的指責、批評,包括那些反華議員、冷戰斗士,甚至某些不友好的外國使節。但我們的文章出不去,偶爾他也留出一點空間,但不成比例。

  第二,英國媒體對中國還是存在很大的偏見,不論是紙質媒體、新媒體還是 廣播 電視臺。 所以很多英國友人訪問中國回來之后,都反映他們在中國感受到、看到的中國跟英國媒體報道反映的反差很大,不是一個真實的中國。英國媒體應該摘下有色眼鏡,全面客觀報道真實的中國,對得起讀者,對得起觀眾。

  第三,要在西方國家講好中國故事,突破封殺,還是任重而道遠。 總書記講過,這么多年我們領導中國人民解決了挨打、挨餓的問題,但是還沒有徹底解決挨罵的問題。要徹底解決挨罵,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英兩國之間的“黃金時代”結束了?

  “黃金時代”是一個比較高的定位,是英國領導人提出來的。在習主席2015年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之后,兩國關系進入了新的階段。英國領導人提出,要共同打造“黃金時代”。這個定位很好,也符合兩國的利益,雙方一致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今年本是一個比較好的年份,劉大使在開年第一個講話中講到,今年是中英關系黃金時代五周年,我們要共同努力,推動中英關系打造更多的黃金成果,但是后來發生了一系列的問題。英國政府的表態,包括領導人的表態還是比較積極的,他們還是認可黃金時代,還是愿意共同打造,而且強調他們并不同意那些政客的表態,對中國發動所謂新的冷戰,要全面重置中英關系等等,愿意跟中國發展現實性的關系。中國有句話叫聽其言,觀其行,我們要看它的行動。

編輯:魏倩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說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

大香伊蕉国产-2018国产大陆天天弄-亚洲欧美制服另类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