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緣一脈牽 天涯若比鄰——菲律賓怡朗訪親紀行

2020-11-02 12:49:00來源:你好臺灣網

  (一)
  己亥年深秋“泉州·晉江——菲律賓·克拉克”和“泉州·晉江——菲律賓·宿務”航線相繼開通,我有幸成為第二班飛往宿務的乘客。      
  此行的目的地是怡朗市,它是我的族親早年出洋謀生的主要聚集地,我家族的眾多成員至今仍生活在那里。與我同行的有堂叔施教面、堂弟施永彥。我們受老家——晉江市龍湖鎮蘇坑村族親的派遣,專程前往菲律賓探訪族親,收集在菲律賓族親的信息,籌措資金,以應老家續修族譜,修建“公媽廳”之需。之所以在10月最后一天出行,是要趕在菲律賓11月1日“亡人節”之前到達,以便與在菲的族親們會合,一同祭奠安眠在菲律賓的先人。       
  晌午剛過,我們一行三人搭乘的廈航MF8687班機從晉江機場騰空而起,掠過閩南的一片城鄉、越過東南沿海的崇山峻嶺、跨過臺灣海峽,向千里之外的菲律賓宿務市奔去。
  宿務市是菲律賓第二大城市和最重要的商業、貿易和工業中心,也是菲國著名的旅游城市,素有“南方皇后”之稱。對于這個城市,我早就耳聞和向往,但幾次到菲律賓訪問,卻因故沒能走訪斯地,而這趟旅行也只是轉機經過。當飛行飛臨這個城市里,我急忙尋個座位,倚窗觀望:好一個濱海城市,海天一色、爭相輝映,高樓、平屋、港口、碼頭密密麻麻連成一片,勾勒出海島的輪廓,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大海的碧波綠浪之中,好一派美麗的風景啊!我取出相機,連連按著快門,取得一幅幅航拍圖…
  飛機在下午3:30(菲國與中國同一時區,沒有時差)著陸于宿務麥克坦國際機場,入境及通關過程還算順利,邁出機場后,我用那半生不熟的英語求助于路人,走到宿務國內機場,又是辦理行李托運領取登機卡、過安檢、到達候機廳等候菲航PR2398航班,晚7:30我們將飛往怡朗市。
  離登機的時間還有一、兩個小時,在候機廳的餐廳我們邊用餐邊觀看在候機廳的“萬圣節”表演節目,一群蒙著頭臉,穿著奇特服裝,扮著鬼相的年輕男女的奇異表演,我們很快地度過這段候機時間。
  飛往怡朗的班機沒有停靠廊橋。當我們邁出登機口,跨上擺渡車時,黑蒙蒙的天空正下著不大不小的雨滴,擺渡車駛近飛機航梯時,雨似乎更大了,夜幕里,一架大飛機閃爍的燈光,這是將承載我們飛往怡市的班機。這種機型我從沒有見過,長長的機身就像挺著大肚子,起落架上的輪胎只有摩托車車輪一樣的大小,整個外型就像輛長長的房車。在撐著雨傘的機場人員的幫助下,我們進入了機艙,機艙里一排簡陋的座椅更像是一輛長長公共汽車。機艙外雨越下越大,遠處還傳來了幾聲沉悶的雷聲,我頓時有點忐忑,堂弟永彥安慰地說,菲律賓航空運輸歷史悠久,駕駛員經驗老道,是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一。我看看周邊,那些本土乘客似乎都有說有笑、若無其事,又看到那年輕貌美的空中服務員,個個態度安詳,神態自如,我的心情就慢慢平靜下來。不一會兒,飛機開始在雨里緩緩滑行,平穩地飛進夜空,還不到半個時辰,旅客們就被告知飛機開始下降了。整個航程只有四十分鐘,,可算是世界上最短的客運航線之一吧!很快地飛機就著陸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了。     
  (二)
  飛機一著陸,我們很快就領到了行李,走到出口,一股濕潤又清新的空氣迎面撲來,一場大雨剛過,地面濕濕的,氣溫不冷又不熱。不一會兒,一部中型的旅行車緩緩駛來,世習堂叔、珊珊堂姑、阿鎮堂弟迎接我們來了。一陣熱情的寒暄后,旅行車帶著我們駛出機場。途中,熱情的主人又把我們拉進一間當地特色菜的餐館,硬讓我們本已用過餐的腸胃又撐下烤豬腳,海鮮飯等美食。食間,堂親們一邊介紹菜肴,一邊向我們介紹起怡朗當地的情況。怡朗在菲律賓中部班乃島的東南沿岸、是菲國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有人口20多萬,其中華人華僑1萬余人。怡朗屬季風氣候,氣溫不高,較為清爽。華僑華人間早有這樣說法,“要爽就去怡朗”。前兩年,怡朗還被加拿大Moneysense雜志評為“菲律賓最適合居住的城市”。珊姑還講了一段有趣的故事,因為怡朗的地形酷似鼻子和下巴,當地土著居民黑矮人厚稱為“伊洛伊洛(lrongrong)”,就是“象鼻子”的意思。西班牙入侵后,就用他們的語調改為Iloilo,直至今日,成為正式名稱。怡朗于我并不陌生,從兒提時就時常聽我祖母、父親提起,它是我們伯祖父、祖父、伯父等長輩早年離鄉背井、揚帆過海、奮斗打拼的地方。這個地方還是我父親的出生地。所以對于怡朗我一直懷著非常親切的感覺,我也把我了解到的泉州與怡朗聯系的情況也告訴大家。這幾年來泉州市與怡朗市開展了諸多交流活動,兩地各方面的情況有了相互了解,友誼加深了,關系發展了。上個月(2019年10月),泉州市與怡朗市正式建立友好城市關系,泉州近期將組團訪問怡朗市。      
  餐桌上的我們你一句、我一句地交談著,一下子把我們幾個從沒謀面的堂親拉近了距離,更有“自家人”的親密感覺。
  走出餐館,我們來到市區的一家旅店,旅店的英文名字叫做“Diversion 21”。旅店有七、八個樓層,雖不算新,但設施還先進,被褥整潔,這就是我們幾個人在怡朗之行的安寢之處。當我們要辦理付款手續時,被告知偉進堂侄已替我們付賬,而這家旅店的老板也是我們的親戚。入住后不久,鄉賢施蓬勃專程從馬里拉飛來陪伴我們。他原在泉州豐澤區政府任副區長,現轉任在菲國一家中資公司的負責人(也是老家蘇坑人,是堂弟永彥的老同學、我家兄妹的熟人)。住在親戚開辦的旅店,又見了這么多的族親、老熟人,我們倍感溫馨。一陣洗浴后,就進入在異國他鄉的第一個夢鄉。
  (三)      
  11月1日是西方的“萬圣節”,而在菲國名曰“亡人節”。它是當地繼元旦、圣誕外最重要的節日。節日期間,大都廠商都歇業,民眾整個家族聚集在一起過節。生活在菲國的華僑華人也入鄉隨俗、家族成員相聚祭祖。
  清晨,我們早早起床到旅店餐廳就餐,珊姑、阿鎮堂弟已在餐桌邊等候我們,幫我們點好一份份的早餐。老友許健評夫婦也來探望,許太還送我們一大袋芒果干、香蕉片,帶來幫我購買的祭墓供品。     
  健評夫婦是家鄉晉江龍湖人,早年來菲打拼,現在事業有成。他熱心公益、助人為樂,對家鄉來客總要熱情款待。他們倆是我兩年前首次來怡朗結識的朋友。當時我與友人到菲國首都馬里拉旅游,刻意帶上我父親三十多年前在怡市祭掃我祖父、伯父陵墓時拍的照片,因時間久遠,當時陪同的親戚已過世,我父親也已無法講清墓地具體的位置。通過友人牽線,許先生僅憑著那張模糊的舊照片,經多方打聽,終于在怡朗的華僑義山找到了我祖父、大伯父、大伯母、三伯父等親人的墓地。我隨即飛往怡朗,祭掃先人的墓陵。那趟怡朗之行,受到健評夫婦的盡心幫助和熱情款待。這兩年我們時常互通音信、友情不斷加深。
  早餐后,我們與健評夫婦分手,隨著珊姑、阿鎮驅車來到怡朗近郊的森湖墓園。這是一片當地新開發的墓地,菲人、華人、天主教徒、佛教徒都可購地使用。墓園環境優美,花樹叢叢,一個個墳墓縱橫有距、整齊有序。這天,人流如織,擁擠不堪,人們手提佳果、鮮花、香燭在先人的陵墓前祭拜。在路邊,還有賣香燭者、售鮮花者擺攤設點, 頗有“節日”的氣氛。為維護“節日”的安全和秩序,警方還派人現場安檢、四周巡邏。我們隨著車流、人群,緩慢地進入墓園,依次在研謀伯祖父、學鎗、兆根堂祖叔父,教床堂伯父,文通、文鵬堂兄等親人的墓陵前焚香、行禮。在這些親人的墓陵前,我們還見到他們的遺像,這許多我都是只知其名未見其人,以這種方式“認識”他們,不免令人感慨。       
  在兆根堂祖叔父、秀清堂祖叔母的“佳城”前,我們看到兩邊的門柱上篆刻著“兆秀根清做事慎懇以誠待人、族運鄉益窮智謁慮稍盡綿薄”的楹聯。這是兆根堂祖叔父生前為自己安排后事所擬定的,這位先人早年往菲創業、事業有成,曾任臨樸堂施氏宗親會怡朗分會理事長,在任內建設分會會所。他為人熱情、慷慨,很有家鄉情懷,其為人處事至今仍被族人稱贊。
  隨后,我們與習叔、珊姑驅車來到了不遠處的另一個墓園——怡朗華僑義山(Chinese Cemetery)。這處墓園里墳墓密密麻麻,幾乎每個墓碑上都刻有中、英文兩種文字。墓主人大都是晉江、南安、惠安等地的閩南人,從墓碑上刻的時間上看,至少有一、兩百年的歷史。這個墓園是我此行的重要目的地,這里有祖父、大伯父、三伯父及多名族親的靈寢。我們沿路祭掃了學基、教參、文獅等族親的墳墓后,來到祖父、大伯父、三伯父的墓地,走到墓前,我猛然一愣,簡直與兩年前我看到的迥然不同——幾座墳墓煥然一新,墓碑的文字重新描紅,墓身重新粉刷,整個墓地周圍整理清潔。墓前排滿水果、糕點、花籃,幾樽香燭,青煙裊裊,顯然,掃墓人剛剛與我們擦身而過,他們無疑是我們的親人,但從未謀面!我大感失望。珊姑忙向一邊的菲人打聽到掃墓人的電話,竟然聯系上了。我們與他們約定午后在我們下榻的旅店見面。我們一行人虔誠地在陵寢前焚香行禮,祭拜后帶著對親人的追思默默地離開墓地。
  用完午餐趕回旅店,一跨進大堂,一男一女兩名長者由兩名年輕人牽扶著迎了上來。我們互相核對下信息,那兩名長者竟然是我大伯父的親兒子和親閨女,也就是我素昧平生的堂兄和堂姐,而那兩名年輕人是堂姐的一對兒女,我們都是學昆祖父的后代,是至親啊!頓時,大家激動得連話都說不清,我們一個大家庭的人,遠隔千山萬水,分離萬千日夜,未曾想等到年屆花甲、年屆耄耋才能見面,真是感慨萬千哪!我們互通了名字,我的堂兄叫亞嘉,堂姐叫妮沓。亞嘉堂兄旅居美國多年,兒時學到的家鄉話已忘了許多,但親情擋不住語言的隔閡,我們一會兒用英文、一會兒用中文、一會兒用閩南語交流著,我又打開微信與家鄉的父母、建陽堂侄、志琛堂侄孫和我遠在美國的兒子通了視頻,讓他們也在網上見了面,感受親人團聚的喜悅。亞嘉告訴我,他有兄妹四人,他與小妹亞麗定居美國、大姐秀英在宿務居住,只有大妹妮沓還住在怡朗。近年來,他每逢“亡人節”假期都回菲國與親人的相聚。給祖父、父母、叔叔等親人掃墓。今年還特地請人整理先人的陵墓。聽了這些,倍感欣慰,頓時對這位親兄長充滿敬重之心。這位流淌著中華民族血液、秉承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海外游子是個大孝子,是我們家族的楷模和希望啊。      
  我們相擁而坐,亞嘉時不時握著拳頭輕輕地在我的胸前敲打著,我敢肯定那是一種友好、親密的表示。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下午四時多,吻別了親人,約定明天再見。           
  晚上,我們又應邀參加了健評夫婦的家庭團聚晚餐,結識了健評的親弟弟等他們家的幾位親友
  (四)      
  11月2日,我們計劃是走訪在怡市的親友。珊姑早早就到酒店等候我們,招待我們用早餐,席間她對我們講,“你們不是有興趣了解怡市的華文教育嗎?上午我們到怡朗華商學院參觀,把走親訪友的時間安排在下午。”我們贊同她的安排,她隨即call來她的中學時代的同學、現在的閨蜜,菲商學院外事聯絡處的王秀敏老師陪同。王老師是華商學院的資深教師,任過學院漢文小學部的主任,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和閩南語,待人又熱情又誠懇,與我們交談起來一點問題也沒有,她還曾經陪同珊姑到過我們的老家蘇坑,所以與我們真的有一見如故的感覺。在往華商學院的路上她為我們介紹:“華商學院創建于1912年,是菲律賓第二所華文學校,百余年來,學校歷經坎坷,經數代華人華僑的不懈努力,克服困難,規模不斷擴大;辦學以來,學院始終以培養菲華社會精英為目標,同時積極傳播中華文化,促進菲中兩國的友誼。現學院有兩個校區,設有幼兒、小學、中學等教學部,在校學生近2000人,現與中國多所高校建立了協作關系,不久前還被中國海外交流協會授予“華文教育示范學院”。      
  華商學院的分校區的名字特別有詩意,叫“麗日詩歌”。我們先去那參觀,一進校區,一座三層鋼筋水泥教學樓就映入眼簾,我們循著陣陣的讀書聲,進入教學樓三樓,王老師告訴我們,這幾天本地學生放假 ,學院專門安排中國大陸來菲進修的學生上課。教室門緊閉著,我們也不好打擾,下樓后,我們依次參觀了學院的圖書館,體育館,游泳池等場所。      
  當我們來到學院行政樓參觀時,王老師突然指著不遠處走來一位中年婦女說 “施老師也在這里,她是我們學校中文部的主任,可能也是你們的族人啊!”珊姑一看,喊著“是慧玉,我們的親!”我們就迎了上去。一對信息,她是我伯祖父的曾孫女,是文瑞堂兄的閨女,我的堂侄女,我們的至親,未曾謀面,卻在這里不期而遇。惠玉堂侄女還告訴我,在學院中文部任教的施靜靜是我們的族親,我們許多家族成員都在這所學校念過書,從這里畢業,有的還是我們學院的杰出校友,如華商學院菲律賓首都校友會名譽理事長秀秀和現任副理事長珊珊這兩位女將。
  參觀了分校,我們又驅車前往學校的總部參觀。在總校校區,我們還遇見兩名從重慶市來支教的老師。秀敏老師特地到辦公室取了兩本華商學院創校一百周年紀念特刊《百齡華商》贈送我們,我稍為瀏覽,百余年來華商學院真是碩果累累、人才輩出,培養出黃禎潭(菲華商聯總會理事長)、曾煥福(菲國最成功的創作型音樂人之一)等許多菲華社會精英。我還在《一百年來華商中學董事會會員芳名錄》中找到伯祖父施研謀,堂伯父施教床,堂兄施文鵬、施再發、施建筑等人的名字。其中,文鵬堂兄任過學校校董會董事長,教床堂伯父還被評為華商學院二戰前后復校時期十五名熱心董事之一。可見我族親們與華商學院的淵源之深遠。
  參觀了華商學院,我們來到一家海鮮餐館,中午,世習堂叔在那兒款待眾堂親。亞嘉夫婦、妮沓夫婦及兒女來了,并偉、并生兄弟來了,世習叔的兩個漂亮的外甥女和幾個不知名的小字輩也來了。親人們把餐飲靠近沙灘的一排餐桌坐得滿滿的,在怡市我們的家族開枝散葉,真可謂是枝繁葉茂、人丁興旺啊!
  (五)  
  午飯后,我們開始走訪親戚的行程。一部中型旅行車在怡市的城區中穿行,道路兩旁處處可見西班牙殖民時期留下的歐式建筑,古香古色,讓人仿佛漫步在歷史回廊,別有一番風味,商業區,店鋪排滿了街道兩邊,人們熙熙囔囔穿梭其中,那光景與我少年時生活的閩南古鎮安海倒有幾分相似。幾家族親開辦的商店一閃而過,最終我們在世習堂叔經營的店鋪停了下來,這是一家百貨店,店里貨色玲瓏滿目,世習叔已在店里忙碌了,店里有店員十余名,我問習叔為何需要這么多店員,他告訴我說:“這時正巧閑著,有時生意好時,一下子人來了很多,他們還忙不過來啊。”由此可見,世習叔經營有方,生意做得紅火。      
  離開世習叔的店鋪,我們到了世習叔的住家,世習嬸和她女兒、兩個外甥女在家接待我們。這是一座三層的鋼筋混凝土樓房,樓下是經營的門面與倉庫,二樓是店職員的宿舍,三樓是習叔一家人住所。兆根堂祖叔父、秀清堂祖叔母兩位先人的遺像擺在客廳顯目的位置。世習叔繼承祖業經營百貨生意,把祖輩的事業發揚光大。他待人真誠、為人低調,但對家族的事卻盡心盡力,幾次回蘇坑老家探訪親人,祭拜祖先,是位敦親睦族、值得敬重的人。
  接著我們去了偉進堂弟的家里,偉進堂弟是金榜堂叔父的兒子。他拓展祖輩創下的生意,忙碌生意之余熱心公益,關心宗親事務,任臨樸堂施氏宗親會怡朗分會副理事長。這次我們到怡市入住旅店,他早早就為我們買了單,可見是位慷慨大方之人。偉進一家還十分崇敬中華文化,多次前往中國游歷,回故鄉尋根謁祖。其住家的客廳餐廳排滿從中國帶回的條幅、對聯、書畫、座像等藝術品。值得他們一家驕傲的是偉進有個聰穎、乖巧、秀氣的獨生女,現在華商學院初中部學習,學習成績特別好,去年獲得二十五屆菲華杰出學生獎,是當年華商學院麗日詩歌分校唯一的獲獎者。
  走出偉進堂弟的住家,已近傍晚時分,我們順路來到市區的莫羅教堂參觀。這是一座歷史悠久、城堡式建筑的天主教教堂,教堂外形雄偉壯觀、周圍極具創意的白色天使雕像襯托著濃濃的宗教氛圍,只是在傍晚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有點詭秘莫測。在教堂里面則是燈火輝煌,四周的墻壁上裝飾著精致的雕刻和繪畫,弧形的走廊兩邊一排排的座椅坐滿虔誠的教徒,前臺有位神父正領著信徒們作禱告……
  (六)  
  參觀完教堂,我們趕到市區的一家中餐館,并聰、并生、并偉三兄弟和他們的母親文鵬堂嫂及其家人已在二樓的餐廳里等候大家。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文鵬堂兄回到老家蘇坑尋親,我們見了面,交談甚歡,讓我十分痛惜的是,過后不久文鵬堂兄就過世了,我與文鵬兄是同個曾祖父的后代,我們又見過面,所以我對他的家人有更親切的感覺。不一會兒,親人們陸續到來,文通堂嫂、亞嘉夫婦、妮沓夫婦及其兒子、慧玉堂妹等許多不知名的家族成員,讓我感到突然的是,一位未曾聽說過的堂姐也來了,是我堂伯父教杰的長女仁娜。她專程從鄰近的城市描戈律趕來聚會。她告訴我,他們兄弟姐妹共五人,分別居住在菲國的宿務、描戈律和美國。親人們濟濟一堂,原訂酒菜兩桌被增加到四桌,蓬勃、教面、永彥和我穿梭其中,向族親們報告家鄉的近況及“公媽廳”建設和續修族譜等事項。他們紛紛表示要盡力支持家鄉宗族的"大事",爭取多回老家看看、到家鄉省親謁祖。      
  親人們有說不盡的話兒,整個聚會洋溢著濃濃的親情和無比的歡樂,晚上近10點鐘,最后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相互告別……      
  聚會后我們回到旅店,想起我們隔天就要離開怡市了,心里真的有點難舍,回想在怡市兩天多的時間,盡管行色匆匆,卻基本上完成家鄉族親們交辦的工作,還與眾多的親人們見了面、取得聯系,尤其是與未曾謀面的堂兄妹亞嘉妮沓,堂姐仁娜等親人見了面,更是感到十分欣喜。在怡期間,時時刻刻沉浸在親人們的情意中。受到世習、珊珊、偉進、并聰三兄弟等親人的熱情款待,更是感激萬分。這趟怡朗之行,最寶貴的收獲是無窮無盡的親情。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11月3日上午,在飛離怡島的飛機上,望著窗外婀娜裊裊的朵朵白云,我默默地祈愿:請列祖列宗保佑我們家族生生不息、興旺發達,海內外的親人把心貼得更近,走得更親。施文芳(圖、文)

編輯:張依依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說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

大香伊蕉国产-2018国产大陆天天弄-亚洲欧美制服另类国产